翻页   夜间
果蔬小说网 > 嘴强守护神 > 第六十六章 朝堂之乱
 
  极是可汗姬有悔端坐在自己的宝座上面。

  “风相昨晚出了城吧?“极是可汗说,“但是我不怪你。”

  这么久了,可汗从来自己没有说过什么话,他现在竟然主动说话了,那些臣子们都有一些不习惯。

  风相神色一紧,不过他马上释然了,现在他的力量基本上控制了庙堂,他不相信这个脓包极是可汗还能起什么作用。

  他已经作出了妥善的安排,人族现在非常危险,他要做一个不负人族也不负先可汗的人。

  风相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,他垂头不语。

  “你们知道风相为什么出城?”

  没有人知道可汗为什么会这么问,所以也没有人回答。

  “大祭司你知道吗?”

  极是可汗的声音不高,也很和气,他直接点了大祭师的名。

  大祭司神色一紧,说:“臣鲁愚,不知风相用意。”

  “风相是想用我的头,换人族的一条生路,”大可汗解释说,“但是妖狼族不会答应的,妖狼认为我的头不值这个价格的。”

  风相一系的人马都没有说话,臣子们也没有说话。

  “风相其实用心还是非常良苦的,他将打开东门,让妖狼入城,妖狼不屠城,然后将我流放到极寒川,这事情就算完。“

  “那妖狼开的条件合适不合适呢?可汗能不能接受呢?”

  风相还是低眉顺目的,他好像觉得有一些羞愧。

  “不接受。”可汗说。

  “可汗凭什么不接受呢?“风相没有说话,倒是新封忠勇大将军弓烟云出来说话了。

  弓烟云应该是大祭司一派的,现在竟然站了出来,那是不是意味着大祭司和风相已经联手了?他们联手向可汗逼宫。

  忠勇大将军弓烟云还是教化司主事,狱寺也归他管理,青山城内,他直接掌控着一支精兵。

  他站了出来,那可汗基本上就可以宣布完了。

  大祭司和风相都低头顺目,谁都没有说什么。

  弓烟云却扬武耀威起来:“可汗凭什么不接受呢?可汗难道要为一己之私,拿人族的未来为可汗殉葬吗?”

  他拔出了剑,直接走上了殿,要向可汗逼宫。

  “人族如能和妖狼族和睦相处,人族还可能活下去,但是惹怒了妖狼,以现在人族的力量,能抵抗得住妖狼吗?青山城能守住吗?可汗就忍心看到人族被妖狼屠杀吗?可汗贪恋权势,对得起先可汗的栽培吗?对得起人族的列祖列宗吗?”

  弓烟云一步一步的逼近可汗。

  而他想可汗一定会惊慌失措,可惜,他根本没有看到可汗有一丝丝慌乱。

  他自己有点点乱,他偷偷的回头看了一眼风相,风相低着头,假装没有看见,他知道就算是他砍下可汗的脑袋,风相也会一直低着头。

  他又看了一眼大祭司,大祭司也低着头,好像他也不准备管这一码事。

  所以他的胆子就大了起来。

  一队精壮的军士出现在可汗府,他们一个个都是弓烟云所管精锐,那位千夫长也是熟悉的面孔,他曾经在庙堂之中逼迫极是可汗封弓烟云为忠勇大将军。

  “让路,让路!“他们对守卫可汗府的卫兵吼道,要冲击可汗府。

  他们都准备好血战了,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,那些卫兵竟然默默的让开了路。

  他们出现在朝堂之中。

  他们看到了弓烟云,弓烟云正握着刀,在殿上扬武耀威。

  “有人涉嫌里通妖狼,请大将军发落!“这位千夫长躬身对弓烟云说。

  弓烟云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  “大局已定!”他在心中说了一句。

  千夫长也在笑,他的一千精锐,本来是守护青山城的坚强的力量,现在到了朝堂之中,就成了可以决定人族的命运的力量。

  重臣们都乱成了一团。

  “卑鄙!”宣礼司的夏奉,他和弓烟云关系是极好的,但是现在他忍不住了,他站了起来质问。

  “你们里通妖狼,你们在庙堂之中作威作福,老可汗尸骨未寒,你们这样做对得起老可汗吗?对得起人族吗?”

  “这位是谁?”千夫长非常嚣张的问。

  “宣礼司主事夏奉!你们这一班乱臣贼子!“夏奉咬牙切齿,“可汗不堪,你们什么时候造反我都没有意见,但是你们不应该选择在妖狼族兵临城下的时候,你们扶持谁我都没有意见,扶持朱黎阳也好,扶持姬有缺也好,或者是造反自己当可汗也好,但是你们在妖狼兵临城下投靠妖狼,你们太卑劣了!”

  夏奉死磕了出去,大骂说。

  有人赞同夏奉的观点,他们和夏奉站在了一起。

  人数不多,但是他们却是大义凛然,视死如归。

  “老子弹劾你,并不是对你有仇,也不是要你投靠妖狼,是要你管事,不要让大祭司敢于朝政,人族传统就是大祭司不干预朝政的,而你却投靠了妖狼!从今天起,你我恩断义绝!”夏奉对风相说,他彻底放飞了自我。

  大祭司没有说话,他却抬起了头,他看着夏奉,然后又看了看可汗。

  可汗笑着说:“大祭司有话就说,事已到了这个份上,就没有必要拘谨了。”

  大祭司点了点头对可汗说:“夏主事是明事理的人。”

  可汗也点了点头说:“虽然权谋不足,但是风骨极佳,人的能力是有大小的,只要大是大非上不糊涂,就可找到自己位置,也可以做不世名臣。”

  这还是极是可汗说的话?

  夏奉被极是可汗评价为权谋不足?

  这多么的荒唐?

  “臣本来就是一直肠子!”夏奉回答可汗。

  “死到临头还嘴硬?”这位千夫长看样子非常的可恶,他挖苦可汗和夏奉说。

  他的战士一个个手持强弓劲弩,披坚执锐,杀掉这几个人士轻易而举的事情。

  按道理说他们应该在这里瑟瑟发抖,可是他们竟然敢这样不将自己放在眼中。

  “臣就是一直肠子!今天有话不吐不快!”夏奉吼道,然后他指向了弓烟云,“你就是一乱臣贼子,你会不得好死的!”

  弓烟云嘲讽的笑了一下,然后对千夫长说:”拉下去,砍了。“

  他和夏奉是多年的好友,但是现在这个时候是要立威的,假如听凭夏奉说下去,那些本来就动摇的人可能会改变主意,添加很多的变数。

  所以,他在心中为这位朋友默哀了三秒钟,下了决心说。

  “胡言乱语,大将军号为忠勇,对人族忠心耿耿,你这是愚忠,你顽固不化,自寻死路!”千夫长呵斥着夏奉。

  千夫长和宣礼司的主事,官品相差很多,可是现在一个千夫长却可以堂堂正正的呵斥着宣礼司主事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