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果蔬小说网 > 嘴强守护神 > 第六十四章 青山城
 
  “宁将军,末将贝飞鸿有礼了。”

  贝飞鸿远远的就对着城墙上的宁越打招呼说,宁越拉着孩子站了起来,他身体站得笔挺笔挺的。

  他身边的孩子也学着他,身体也站得笔挺笔挺的,一脸的骄傲与淡然。

  “贝将军别来无恙啊,”城墙上面,宁越也很客气的说,“我希望能见贝将军一面,又不希望见。”

  “这话怎说呢?”贝飞鸿也很和气的说。

  “能见到贝将军,就说明宁越这些天心血没有白费,我们战士的血也没有白流;但是见到了贝将军,也就说明我走到了尽头,你看我们人族开辟的大好河山,你说我舍得死吗?”

  “你可以不死。”贝飞鸿说。

  “你说你要退兵?”宁越笑着说,“我们人族要妖狼族一向同气连枝,互为唇齿,这样不伤和气,简直太好了,还是将军明事理啊。”

  贝飞鸿没有计较宁越的取笑,他叹息了一声说:“将军三思。”

  宁越也不取笑了,他很认真的说:“你张开眼睛看看,看看我人族儿郎岂是怕死的?你看我身边的孩子,他才十六岁!你们妖狼尽管过来,我宁越和传世步卒,有一个放下武器投降的,你可以去刨掉我传世部落十八代祖宗的坟!”

  宁越现在丝毫没有风度了,他咆哮着骂道:“你们这群狼崽子,你们不是世世代代都觊觎着我们的黑龙城吗?现在黑龙城就在你们眼前,你来啊!我五千步卒能拖你们这么久,死而无憾,能多活一分钟就挣到一分钟。”

  贝飞鸿没有随宁越愤怒。

  “宁越的愤怒不会是因为我们,他是在求死,人族的心散了。”贝飞鸿对身边的将士说。

  然后,贝飞鸿抬起了头,对着城墙上的宁越拱了拱手说:“那末将就成全将军的名节吧!”

  贝飞鸿有着自己的主意,他不急着攻城,他让城外的战士们整理城墙前面的断瓦残垣,将其垒起和里面的墙一样高,然后他们爬上了新垒起的简易的墙,搭上上跳板,他的兵力一下就展开了。

  妖狼兵多,城内兵力不足两千了,妖狼的兵力可以展开后一切都变得容易了。

  不到两个时辰,城内就没有可以站起来的人族了。

  但是确实没有一个放下武器的人。

  宁越将军他战到最后,身被数创,最后牵着那个人族的小孩,一起跳下了城墙。

  贝飞鸿找到了他的尸体,传令厚葬。

  妖狼大军,势如破竹,黑龙城后,人族就没有组织什么像样的抵抗。妖狼的兵锋直指青山城。

  青山城一片混乱,有无数人从青山城中逃走。

  “朱无畏耽误了人族,他的儿子朱黎阳又来耽误人族了!”有人将这一场灾难归咎于朱黎阳说,“朱无畏当年在形式大好的时候,受了妖狼的贿赂退军,让妖狼得到了喘息之机!现在他儿子做大将军,好大喜功,竟然攻击商羊和比蒙族,现在局势败坏如此,应该吊死他!”

  有些人受到了鼓动走上了街头,首先大家都有一些战战兢兢,毕竟朱黎阳被姬云栽培得势力很大,号称扶摇十八骑之首,扶摇十八骑,也只有他和姬有缺在明处,他们代表了人族新一代武士们的脸面。

  新可汗即位以后,姬有缺反出了炎刺部,朱黎阳就成了大将军,直接掌管人族的军队。

  而他好大喜功,竟然将人族的三大主力都拉上了高原。

  就算灭了商羊和比蒙,可是妖狼的大军已经到了人族澜马部的都城。

  青山城多年没有了外敌入侵,现在因为这个大将军,竟然招来了妖狼的大军。

  他们上街抗议根本就没有人镇压他们,甚至还有的高层人士在背后支持他们,给他们撑腰。

  所以要求吊死大将军的人越来越多。

  青山城的形式非常不妙,那些走不了的人,有一些准备和城市通存亡,有一些准备走一步看一步,有的人则想千方设百计的找妖狼的关系。

  有几位妖狼歌姬和妖狼的匠人竟然成了高宅大院中的座上宾,那些人希望可以从这几个妖狼的身上和妖狼大军建立一些联系,好保住自己的地位。

  那些在街头抗议的人越闹越凶,终于形式失控了,这些人冲进了大将军府,要将大将军揪出来吊死。

  可惜大将军并不在大将军府,大将军府内只有几个老军在此。

  暴民们烧了大将军的府邸。

  有人说这背后的主使是大祭司,但是更多的人说是这些人是自发的,因为大将军太不堪了,应该为人族兵败负责。

  极是可汗的朝会,告病的人越来越多。

  极是可汗的状态也十分的不好,他病恹恹的样子巴不得马上散朝。

  大祭司显然对极是可汗的控制又进了一步,现在他可以做在极是可汗的身边了。

  果然,宣礼司主事夏奉竟然跳了出来弹劾宰相风轻颂了,他说风轻颂是“上不能报可汗,中不能御外敌,下不能安百姓”,尸位素餐,实可罢黜。

  极是可汗竟然什么反应也没有,也没有任何表示,大祭司冷冷的看着宣礼司的夏奉。

  夏奉很识趣的闭口不言。

  可汗好像不想面对这些人,默默无语,大祭司暗示了一下黄门,小黄门马上乖觉的宣布散朝。

  宰相风轻颂长吁短叹,他从来没有想到姬云的这个儿子会是这个样子,会这么的懦弱。

  他希望大将军能出现在庙堂之中,他甚至想废黜掉姬有悔,另立可汗。

  但是这事情不与大将军商量怎么也是不能的,可惜大将军竟然为了主持大青山的防务出了城,现在连影子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。

  他真的放心朝政吗?难道他真的不知道大祭司的狼子野心吗?难道他真的相信自己这帮老臣子可以替先可汗镇住场子吗?夏奉也算自己提拔起来的,怎么在这个时候与自己发难呢?

  老宰相越想越难受,越想越难受。

  他双泪涟涟,转过了身,朝自己的书房中走了进去。、

  他身边的人谁也不敢对他说一个字,宰相现在的心情太差了。

  事情已经不可为了,人族祖祖辈辈的努力,好不容易在大荒之中有了个立足之地,现在因为新可汗,因为大祭司,因为大将军,人族可能又要失去了这一片立足之地,又将流离失所,成为别的种族的依附势力。

  他悲从心来,嚎啕大哭。

  百无一用是书生啊,他统一人族文字和钱币,开商埠,凿交通,将人族八部连成一体,人族欣欣向荣。可惜,他不是武将,对现在的情况无能为力,百无一用。

  他想起姬云当年在那个雪夜中请他出山,姬云说:“老师,您用您的满腹经纶让人族过上好日子,我用我的刀让外族不敢打我人族的主意。”

  可是姬云死得太早。

  都怪姬云死得太早!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