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果蔬小说网 > 嘴强守护神 > 第四十九章 父亲
 
  杀手眼睛红红的,他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,用自己的衣袖擦了一下眼睛继续说:“我回头时候正好看到她的人头落地,她的导师一刀砍下了她的头,连她的尸体看都没有看一眼就走了,脸色铁青。”

  “我想去抱着她的尸体,可惜就在我犹豫的那一刻,天罗的大雕就将她的尸体叼走了,她永远也没有办法埋在那三棵树下,他的父亲永远也没有办法等到她了......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去的。“

  天罗杀手抱着头,听凭着眼泪流着。

  “我恨啊,“天罗杀手仰天长叹说,”我恨啊!我想去找到那三棵树,想告诉他的父亲,他永远失去了女儿,我想安慰他,我想替代她成为他的儿女。但是我不知道三棵树到底在什么地方。”

  “三年后,她导师接到了一单刺杀任务,我被安排成他的副手,“天罗整理了一下情绪说,”他导师已经不记得我了,不记得我杀过他的学生了。“

  “那晚上我负责外围警戒,我发现我站的地方有着三颗很高的柳树,我心中想说不定这真的那小女孩说的三棵树呢,就在那里站了一会儿。”

  “有鬼火闪闪,一个鬼魂从破败的坟中冒了出来,这个鬼魂很和善,他有一些焦躁。我上去问他是不是在等人。”

  “他笑着对我说是,他在等他的女儿,他的女儿很漂亮,最喜欢穿红色的裙子,扎着两个羊角辫,很好认的。”

  “我很想告诉这个鬼魂,他永远等不来这个孩子了。”

  “鬼魂问我是不是看到了这个女孩,我心抽了一下,这个鬼魂之所以存在,是因为太思念着他的孩子,对孩子的执念,是支撑着这个鬼魂没有消散的原因。我摇了摇头,说没有。”

  “鬼魂很遗憾的说那一定是我们错过了,她被一位前辈高人给看上了,要带她去做弟子,她老师说她是百年不遇的天才,一定会很器重她,老师答应新月爬上树梢的时候,会让她到这三棵树下来和他见面,她穿着红色的衣服,梳着羊角辫很好认的。“

  “鬼魂抬头看看天空,天空之中有着一道新月。我拼命的忍住了没有哭,也没有告诉他真相。“

  “鬼魂突然有一些不好意思起来,说,今年这贼老天啊,到现在还没有下雨,害的庄稼颗粒无收,家里面只有这么一点点粮食了,只能做一个小小的煎饼。”

  “鬼魂拿出了一块小土块,在他眼中,这就是他的小煎饼。“

  “他举着土块,舔了一下,然后不好意思的说,唉,饿得太久了,馋啊,但是这是给闺女的,再饿再馋也不能吃的。”

  “我想一剑剿散这鬼魂,他是在无望中等待,我不知道他要等待多少年,不知道他要等待多久,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痛苦,或许他并没有痛苦——那无望的希望让他没有痛苦。”

  “我忍住了哭,默默的走了,鬼魂也渐渐的消散了。”

  “第二天我在村子里面寄宿,我打听了一下,有老人指着一堆倒塌了的茅草告诉我,女孩家在这里租了神庙的庙田,那一年天灾,她被一个高人带走去学艺去了,可惜她的父亲没有等到她有出息回来就饿死了,有人看到她的父亲的鬼魂作祟,要请人敲度他。”

  “刺杀很成功,她老导师一剑刺入了目标的心脏,我就在她老师的后面,我也一剑刺入了他的心脏。”

  “我知道我要面对天罗的追杀,我不后悔杀了他。“

  “天罗的杀手很快找到了我,他们要把我抓回天罗处置,我逃了很久,受了重伤,我没有想过要活下去,逃只是本能。“

  “我遇上了颜阿嬷,颜阿嬷认出了我,说我是那一年神明放在天罗的人族孩子,我导师也是这样说的。她击退了天罗杀手,将我带到了大荒。”

  “天罗收回了我的追杀令,我在这里遇上了一群兄弟,他们和天罗之中的人完全不一样,他们可以将自己的后背留给我,我也可以将自己的后背留给他们,但是我还是忘记不了天罗的日子,忘记不了那个可怜的女孩子。”

  杨轩和妖夜都低下了头,杀手的故事太让人难受了,他们并不知道杀手有着这么悲催的过去。

  “我对自己父母没有任何印象,我将可汗当做了自己的父亲,可汗也将我当做了自己的儿子,我没少挨可汗的鞭子,甚至我比鸦牢之挨的鞭子更多,因为我性格更加倔强,”杀手说,“但是我知道,可汗是爱我的,他不光爱我,他爱人族的每一个人,为了人族能活下去,为了人族能不献祭自己的儿女,为了人族能不成为神明的祭品,可汗愿意牺牲自己,我们都是在可汗照料下长大的。可汗死了,可汗的遗愿我们要继承下去。我相信可汗的想法,他那一代没有达成的愿望,或许我这一代也没有办法达成,你们这一代还是没有办法达成,但是一代代的努力下去,总会有一天我们可以达成这个愿望。”

  “可汗告诉我,原来人族都是奴隶,生为人族就是原罪,渐渐的人族在大荒之中有了人族的自由民,有了部落,现在有了部落联盟,今后还可能出现族长......总会有一天,人族再不是奴隶的代名词,人族再也不必向神明献祭,也不再是最好的祭品。”

  天罗杀手没有办法压抑住自己的感情,他站了起来。

  他很看杨轩和妖夜的眼睛很亮。

  “他们都觉得你们还是孩子——我知道世界上总有一些特别的事情,我不再将你们看做孩子,所以,我请你们喝酒。”

  他又杨轩和妖夜的小酒杯满上,也满上了自己的酒。

  他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。

  “我很慎重的告诉你们,做人必须有所为,有所不为,人要堂堂正正,你们操控乌鸦的手段是吓着我了,“杀手说,”假如你们能身处高位,你们不要忘记我今天说的话,不要制造如同你飘影叔叔经历过的悲惨的故事。“

  “操控人心,操控仇恨,最后一定会被仇恨所吞噬,”杀手说,“老的天罗堂已经不存在了,就是因为他们操控人心,操控仇恨培养出了我和一批与我一样的人。那一夜,我们将天罗堂长老以上的人全部杀了干净,将天罗堂的孩子们全部遣散了,假如不是那一位存在被惊动了,那天罗堂不会再存在的。”

  “我是幸运的,我从天罗堂出来的时间还比较早,在大荒我找到了自己的家。而和我一样情况的,他们没有办法适应正常的生活,在天罗堂覆灭之后,他们活得很苦,很痛苦,因为他们没有爱,也没有恨——有的只有恨,对天罗堂的恨,天罗堂覆灭了,他们就失去了活下来的动力。“

  ”操控仇恨的,最后一定会死于仇恨,“路飘影最后告诫着杨轩和妖夜,”你们让乌鸦自相残杀的事情,就到此为止。答应我,这样的事情以后不要再去碰。“

  妖夜比杨轩单纯多了,他马上意识到了自己不对的地方,点了点头。

  杨轩也被迫点了点头,因为这杀手看着他的眼睛,比刀子还锋利。

  他将差点儿说出的“你们不都是这一行的高手吗?“话吞了进去没敢说出来。

  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