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果蔬小说网 > 嘴强守护神 > 第三十六章 极是可汗
 
  澜马部的新可汗脸色苍白,他如坐针毡,坐立不安,双腿都有一些颤抖,看样子他想赶快逃离这地方。

  他的身后,人族的大祭司老成持重,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。

  姬云在的时候,他根本没有一点点发言权,他只有守着他的神庙,不听也不言。大祭司不敢激怒姬云,姬云曾经砍过三位大祭司的头,不然他也没有办法做人族的大祭司。

  所以,他很本分的守着神庙,向可汗传递神的旨意,并且为可汗向神明祈福。

  而现在姬云死了,他作为人族的大祭司,他出现在人族的庙堂之中。

  他知道很多人看他出现在这里非常的不习惯,但是没有人反对,也没有人敢反对。

  被五花大绑架到这里的炎刺部可汗姬有缺看他的眼神仿佛要起了火,大祭司轻蔑的回应着他的眼神。

  姬有缺是失败者。

  大祭司很庆幸姬有缺不是姬云的儿子,假如姬有缺是姬云的儿子,说不定五花大绑架到这里来的就是他了。

  姬有缺那一张长着刀疤的脸,非常的狰狞,他没有再看大祭司,而是看着朱黎阳。

  “你会后悔的!”姬有缺说。

  朱黎阳也在看着他,他的眼神之中也满是怒气。

  大祭司有一些得意的捻了一下他的胡须,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。

  姬有悔和姬有缺闹翻了以后,朱黎阳举棋不定,大祭司亲自找到了朱黎阳,只问了一句话:“假如姬有缺取代了怀仁可汗的位置,九黎部落能找到失去的辉煌吗?”

  朱黎阳在院子之中站了一个晚上,然后他就带回了大风营。

  朱黎阳,扶摇十八骑之首,他确实很有威望,但是在神明面前不够看,他还不是姬云,大祭司代表神明,他不怕朱黎阳能翻出什么浪花来。

  大祭司是人族,但是他身上有着神的血统,可以说是人族之中,最接近于神明的存在,也只有姬云那样的疯子才敢动人族的大祭司。

  姬有缺突然瞪着怀仁可汗,怒吼一声:“姬有悔,你不错啊,你竟然让祭司上了庙堂,敬鬼神而远之的祖训,你丢到什么地方去了?”

  “九哥,我.....”姬有悔习惯性的想解释一下,但是发现好像没有办法解释,张口结舌的。

  大祭司顿时一股无名火起,他觉得小白脸姬有悔无能,但是他没有想到竟然无能到这种地步,竟然这个时候还对自己的阶下囚这样称呼。

  怪不得他匍匐在神明的脚下,这样的人做人族澜马部的可汗,人族会有未来吗?会不会被周围的那些种族吃得连骨头都不留啊?

  他身上有着人族的血,他还是同情人族的。好在一切有自己,自己会为人族处理好这些事情。

  他相信很多年以后,人族的神庙之中一定会有一座最重要的雕像,接受人族的朝拜和香火,那就是自己的雕像。

  姬有缺一脸的狰狞,他恨恨不已,却又充满了鄙夷,他并不是一介蛮夫,而很有心机,鲁莽,只是他表面的现象。

  假如不是朱黎阳倒向了姬有缺,那么现在五花大绑的应该是这个小白脸姬有悔。

  “假如不是老八,现在绑在这里的就是你姬有悔,你根本没有能耐做澜马部的可汗!”姬有缺恨恨的说。

  他要在朱黎阳和姬有悔之间强行种下不信任的种子。

  “你错了,”大祭司说,“人族澜马部的可汗,必须是有德之士,怀仁可汗仁政爱民,是人族之福,你穷兵黩武,你会带着你的炎刺部落一起走向毁灭。”

  然后,他对怀仁可汗说:“臣奏过神明,神明令我族自决,不必再行启禀。请可汗杀一儆百,此风不可长。”

  “大祭司所言极是!”怀仁可汗慎重的点了点头,说。

  “哈哈哈,狗日的大祭司,假如先可汗在此,你敢放一句屁吗?”刀疤老九面色狰狞,一副根本不将生死放在眼中的豪迈。

  朱黎阳跨出了一步,他和大祭司的距离近了一步。

  “启禀可汗,”朱黎阳话虽然是对可汗说的,但是他的眼睛却盯着大祭司,他藏在衣服里面,不知道手中握着什么,“先可汗中道崩殂,正值人族用人之际,臣愿用颈上人头担保,炎刺可汗不会再反。”

  大祭司知道,假如他敢说半个不字,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一定会出手的。

  君暗臣强,这个家伙一定是一个权臣。

  怀仁可汗看了看朱黎阳,又看了看大祭司,他沉吟了半天,无法做出决断。

  “纵是妇人女子,也不会不堪如此!”一股鄙夷之情从大祭司心中升起来。

  “八哥所言极是。”怀仁可汗说,大祭司真想直接过去给这个可汗一个大嘴巴!

  就是五花大绑的炎刺可汗姬有缺也被气的一身发抖,他吼叫着说:“罢了罢了,人族澜马部有这种可汗,人族要完,老子先走一步,早晚你们会一个人都不落下的,人族的悲惨下场我已经想得到的,砍了我吧,我落得眼不见为净!”

  “你不必死。”朱黎阳说。

  “其实我们以前的关系挺好的,为什么会成了这个样子呢?”姬有悔在这个时候突然冒出了一句,“我们不能好好说话吗?”

  群臣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朱黎阳和大祭司本来剑拔弩张的,他们却交换了一下眼神,诧异莫名。

  好像姬有悔也觉察到自己说错话了,他闭上了嘴巴,突然他剧烈的咳嗽起来,苍白的脸上出现了红晕,不知道是羞愧还是因为咳嗽的原因。

  他很为难,手足无措,看着朱黎阳,又看着大祭司。

  “虎父犬子!”臣子们都在心中升起了这样的想法。

  他们看不清庙堂之中的走向,但是看样子,朱黎阳和大祭司好像是有一些冲突。

  难道是朱黎阳想取而代之?大祭司想保着姬有悔?

  很多人非常失望,姬云的儿子姬有悔一直非常神秘,神龙见首不见尾的,原来竟然是草包啊。

  “启禀可汗,商羊一族和比蒙一族正在激战,比蒙一族向我族求援,可着炎刺可汗和他的赤炎营去边疆戴罪立功啊。”

 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站出来说,他是姬云的旧臣子,澜马部落的宰相,他和颜悦色,对怀仁可汗说,他在为怀仁可汗解围。

  “风相所言极是。”怀仁可汗点了点头说。

  “笑话!”大祭司直接呵斥风相说,“王子犯法,与庶民同罪!我们人族哪有戴罪立功一说?”

  然后,他眼神咄咄逼人的看着怀仁可汗,要可汗做出决断。

  “大祭司所言极是。”怀仁可汗很有原则的说。

  朱黎阳一脸的无奈,他终于爆发了。

  “澜马族的事情,决于可汗,什么时候决于祭司了?”

  “大将军......”这一次他没有办法说极是了,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朱黎阳掉头就走了,神色悲切。

  马上,极是可汗的名声不胫而走,大荒各族都知道人族澜马部的可汗是一个没有决断的极是可汗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