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果蔬小说网 > 嘴强守护神 > 第二十八章 风起云涌
 
  澜马部的部众平静的葬了自己的可汗单,他们将这对兄弟埋葬在了一起,一切都是尘归尘,土归土,他们之间的爱,他们之间的仇,都已经成了传说。

  没有人理解姬云,他可以在战局关键的时候选择和兄弟反目,亲痛仇快的将自己最亲密的兄弟和他的势力连根拔掉;他也可以在本来和自己无关的时候,为了一个人族小孩选择拿自己的生命换取他的生机。

  在很多人看来,他就是一个不可理喻,做事不顾后果的疯子。

  商羊族的族长商不易听到这个消息非常的兴奋,他高兴的说:“这个疯子总算死了,神明开了眼了,总算死了!”

  他很兴奋,打算趁机去捞一把,有这个家伙坐镇,他一直都只是垂涎人族的地盘。

  人族八部中,九黎已灭,澜马成了大势,其他六部加起来还不如澜马一部可怕。

  现在澜马部的可汗死了,他非常兴奋,琢磨着出兵,直接将人族八部和他最近的传世部给灭了。

  妖狼族的族长安陆侯琅西维问计于妖狼族的安平侯,妖狼族的战神妖天正,妖天正觉得可能是人族的阴谋,他了解姬云,他非常珍惜羽毛,处世谨慎,不可能这样做,说不定这中间有阴谋。而妖狼的探子亲眼见到过姬云的尸体,这一切却是现实。

  妖狼一族非常强大,大荒各族能有一人封侯就已经很不错了,比如人族,商羊等种族并没有侯,可是妖狼一族却是一族双侯。

  贝飞鸿跟两位侯爷确定了情报是真的,且这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安陆侯和安平侯都看着他,想听他高见。

  “那一年我还年幼,在万松山历练,与即姬云可汗有一面之缘,”贝飞鸿说,“当时万松山中,有黑羽飞蜈作乱,但是姬云可汗也去了万松山,我当时被黑羽飞蜈追得走投无路,姬云可汗听到了我的呼救,赶了过来救了我一命。“

  这个故事安陆侯和安平侯都是知道的,他们点了点头。

  “我当时并没有认出来他,他对我笑着说:‘妖狼族的小崽子,你功夫不错,胆子更肥啊,敢到万松山来降妖除魔,你家大人没有告诉你万松山的危险吗?’我回答他说,‘我家大人告诉了我万松山的危险,但是也告诉了我‘行侠仗义,不以力少而不为’,山下有一家商羊,祖祖辈辈居住在这里,一个晚上一家三十多口全部成了这畜生的口粮;他们隔壁住着一家妖狼,和这一家子是世交,一家十多口就剩下了一个姑娘,也是因为这姑娘长得不错。’我看他武功高强,想邀请他一起去万松山深处探看,但是他拒绝了。”

  “他对我说:‘我不接受你这小崽子的邀请,这种兑子的买卖划不来,你虽然前程远大,但是你现在还没有成长起来,我现在是人族的顶梁柱,假如我们都在万松山挂了,妖狼族是占便宜的,要不十年后,我们再来万松山深处走一趟,那时候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子了。’当初我一激动,真和他约下了十年之约,今年的中秋,就是十年之期吧。去年,他真的给了我信,问我敢不敢践行承诺。”

  安陆侯和安平侯都看他,他却看着南方,那是人族居住的方向。

  “他是一个精明人,他愿意放弃自己的生命换取一个孩子的生命,那只能说明两个事情,一是他本来就有死志,这个我知道,从他亲手砍下他最后的兄弟的头后,他一直就想去向他兄弟道歉,他只所以没有去,是因为他要支撑着人族;第二就是他觉得他现在就算死了,对人族都没有什么影响了,他可以安心的去了,不然也不会传信过来赴十年之约。”

  贝飞鸿意味深长的看了一样安平侯和安陆侯说,“他死了,有一些人要吃大亏了。我不认为现在人族比他在的时候弱小。人族没有人封侯,并不是因为弱小,而是因为他们比我们更加不敬神明。”

  安陆侯点了点头。

  “说不定这头老狐狸就是要引人上钩,给他的后人练练手呢!”安平侯说,“既然这样,我们就去收拾一下那些冒失鬼,也看一看人族这些年发展。不知道老祖宗怎么看着事情?”

  “老祖宗一直为神明镇压着三牲殿,估计很难理会我们。”安陆侯说。

  ......

  可汗的死,大荒各种势力都蠢蠢欲动。

  可汗的坟前,已经没有了人,只有相夫子还站在那里。

  可汗是他的弟子,他无儿无女,现在老了,他了解这个弟子,这个弟子是有情有义的,本来他希望这个弟子给他上坟。

  可是现在他却站在自己弟子的坟前,弟子躺在坟墓里面。

  “颜盐,”相夫子站在澜马部后山的新坟前面,他没有抬头,死死的盯着这个新坟,“难道人族真应该信奉神明吗?”

  “我不是神明,我不知道,”冷漠的中年女人抱着杨轩,说,”不信奉神明的朱无畏死了,不信奉神明的姬云也死了......”

  “将自己一切都献给神明,做了神使的姬风也死了。“孟夫子说。

  “相夫子,”中年女人叹息了一声说,“他们都是好孩子。大荒哪个势力都逃不过神明的手,大荒各族也不过是神明们手中的棋子。神意难测,信奉神明不一定会比不信神明下场好多少。”

  这个当年被神明看中的女子,她说的话是很有分量的,论年纪来说,这女人比相夫子还大了三岁,相夫子现在已经到了风烛残年,她看起来还非常年轻。

  “空空道人说过,大荒之中的王权会替代神权,”相夫子沉默了很久才说,“空空道人的原话是‘神已朽,王当立。大火袭天罡,王者出蒙山。’到底是谁会应了空空道人的预言?”

  “墨门的巨子竟然会相信预言。“颜盐笑得很轻柔,那一刻,如同花开,只不过这花儿也是千年冰雪中的雪莲花,充满了寒意。

  “我早就已经不是墨门的巨子了,”相夫子也笑了,他非常平静,“甚至我也不再是墨门的人了,所以我会跪在神明前面,墨门的人是不会跪在神明面前的。”

  “你不懂神明的力量,大荒墨门可以存在,并不是因为墨门的力量,而是因为神明觉得墨门可以也有必要存在,“颜盐淡淡的说,“甚至关于王者出蒙山的预言,也是神明认为可以流传下去的预言。我们看到的世界,只是神明愿意给我们看到的世界。大荒真正的主宰只会是神明,大荒的王者一定会拜倒在神明的脚下的。”

  “神明,他们有那么强大的力量,他们高高在上,为什么要干涉我们尘世的事呢?”相夫子问。

  杨轩很想告诉相夫子,他们心目中的神明根本算不上真正的神明,真正的神明生活在天庭,距离尘世很远。

  “或许神明只是一群力量强大一点的凡夫俗子罢了,他们和我们一样也有七情六欲,”相夫子自己回答了自己提出的问题,说,“既然如此,那为什么我们要敬仰神明呢?”

  “你一直都还是墨门的人啊,夫子。”颜盐说,她的身体与相夫子靠近了一些。

  相夫子低下了头。

  颜盐又靠近了一些,气氛变得尴尬而暧昧,相夫子头上有汗珠冒出。

  “他不会是大荒的王,”很久以后,相夫子说,他的声音有一些颤抖,“太乙门的推测很准,我见过太乙星盘,空空道人以神金为盘,以和玉为星,以玄武甲为筹,以自己寿元为祭推算出来的结论是有道理的。为什么会是妖狼一族应了他的预言?”

  “噗呲。“那个冷如千年寒冰一样的女人笑了,”老道还推算出你我有缘,你却成了墨门苦修,而我却去了神城侍奉神明......”

  相夫子头低垂得更厉害了。

  颜盐头也低了下来,她长长的叹息了一声,转过了身,抱着杨轩轻轻的走了。

  良久,相夫子抬起了头,他张开了手,看了看自己的掌心,那满是老茧的手掌上,出现了几点血痕,他握拳头太过于用劲了。

  他很想说:我成了墨门的苦修的原因是因为你被神明选中了的,成了神女。

  他也很想告诉她,他成了墨门苦修的目的是想将神明打倒在地上,他更想告诉她,她并不在乎她的过去,他能接受她所有的一切。

  但是,他现在老了,他的心也冷了。

  从他最看重的弟子与神明妥协,自相残杀的那一刻,他心就冷了,他觉得他已经无法再做墨门的巨子了。

  颜盐抱着杨轩一步一步的离开,脚步轻盈。

  杨轩感觉到有泪水滴落在自己的身上。

  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