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果蔬小说网 > 大秦金榜现世,祖龙偷听了我心声 > 19.这个胡,就是你胡亥!赵高挖坑?跳就是了!
 
  【嘿!老爹还挺会来事!】

  【不过,他是怎么知道我要站出来说话的?】

  赢潇只是惊疑了下,便再无多想。

  上前一步。

  神色从容。

  仿若智珠在握般,淡淡道:

  “儿臣认为,此胡,并非匈奴。”

  听到此话。

  蒙恬,章邯,赵高,胡亥,扶苏,王贲,齐刷刷的看向赢潇。

  每个人的眼中,闪烁出不一样的光芒。

  ‘这个赢潇,为何会说出这样愚蠢的话?’

  ‘此子给我一种不太好的感觉……’

  赵高叠放在面前的双手,微微颤抖了下。

  暗红色指甲,一点点刺进了肉里。

  这种不安感。

  随着赢潇斜了他和胡亥一眼后。

  瞬间放大了百倍!

  罗网。

  乃是万千蜘蛛吐丝结网而成!

  意在能够捕捉到世间万物!

  天罗地网。

  猎物一旦陷入此网。

  便只能被束缚住。

  将所有人都玩弄于自己的鼓掌之中。

  而蜘蛛结网,可不仅仅是捕捉猎物,更是提前预警,有无可怕的危险靠近。

  就像是第六感一般。

  无比敏锐!

  无比警觉!

  赵高身为罗网之主。

  可以说,对危险的敏感程度,比任何人都要更加强大!

  赢潇的一个眼神。

  他就感受到了一丝丝隐藏的杀意。

  “三公子,这个胡字,指的不是匈奴,还能是谁?”

  蒙恬亲自督办长城,北击匈奴长达十年之久,自然对这些胡人无比熟悉!

  “没错!三公子,您久居深宫,怕是对这北方胡人不太熟悉。”

  “若臣说话让三公子不高兴,还望三公子勿怪。”

  章邯拱手道。

  赢潇挥了挥手,没有责怪他的意思。

  【怪你个屁,小爷才不是那么小气的人。】

  【大秦江山,最后只有你一个人在苦苦支撑,这等忠心,值得国士对待!】

  【说到底,是小爷我之前给他们树立的形象太过放浪。】

  嬴政一听。

  顿时挑了下眉。

  哟呵!

  没想到。

  章邯这家伙,竟然是这等万古忠臣!

  赏!

  必须找个机会给他重赏!

  在发生徐福炼制毒丹一事后。

  嬴政现在对赢潇的心声。

  那是一百个相信!

  “那请问三哥,你口中的胡,指的是什么呢?”

  胡亥这个时候跳出来,阴阳怪气,冷笑道。

  “指的是谁?”

  赢潇先是懒洋洋的斜瞥了眼胡亥。

  既然你都急着被刀了。

  那我就成全你!

  然后。

  缓缓面向胡亥。

  脸色陡然严肃。

  目光骤然冷厉。

  指着胡亥喝道:

  “这个胡,便是你胡亥!”

  咚!

  此话一出。

  顿时。

  整个咸阳宫大殿。

  陷入死寂!

  扶苏看着赢潇,脸上露出一抹惊愕。

  心想,三弟为何在父皇面前说出这番话?

  难不成这个胡,真的是十八弟胡亥?

  蒙恬,王贲凝视着赢潇,微微低头,眼中皆是闪过一缕异光。

  三公子赢潇一向与世无争。

  逍遥人间。

  对皇位,对王储,从来不感兴趣。

  怎么会趁着这个时机,在陛下面前置十八世子于死地?

  要知道。

  这个胡字。

  整个大秦。

  只有两个东西与之有关。

  一个是北方匈奴。

  另一个就是胡亥。

  相比来说。

  他们认为是胡亥的几率很低。

  毕竟。

  在他们心里,未来继承王位,定会是扶苏公子。

  章邯微张着嘴,一脸震惊之色,毫不掩饰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  或者说。

  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。

  因为。

  这种层次的对话。

  他已经没有资格卷入其中。

  一旦卷入。

  那就有可能是死罪!

  赵高那黄豆粒大小的眼瞳,却是在这一刻,陡然爆射出一丝丝精光!

  他没有站出来立刻指责赢潇,替胡亥开脱。

  不然的话。

  到时候想要脱身也脱不了干系!

  更何况。

  这是两个公子之间的对话。

  他若站出来,只会让始皇帝陛下更加恼怒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三哥!我如何能亡了大秦?简直可笑!”

  “你空口无凭,却在父皇面前诬蔑我!”

  “父皇,请给儿臣做主!”

  胡亥急忙趁势做出一副无辜可怜状,博取嬴政的同情心,顺带让嬴政狠狠地打击一下赢潇!

  【做主?做尼玛的主!】

  【嬴政要是帮你,那他才是个大傻逼!】

  【不过,依我看,现在老爹对胡亥还是蛮宠爱的。】

  【待会,就算是要惩罚我,我也认了,权当是先给老爹他提个醒了。】

  【更何况,这样一来,嬴政肯定会对胡亥有所提防和失望!】

  【哼!派罗网来暗杀我?看小爷我这一铲子屎,给你喂得饱不饱!】

  嬴政乐了。

  合着这小子目的有两个啊!

  一是来给我提醒的!

  二是恶心胡亥,出一口恶气的!

  嘿嘿~

  有点意思!

  潇儿这心计还是有的。

  不愧是朕的大孝子!

  随朕!

  不过。

  胡亥和赵高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!

  竟敢派罗网暗杀潇儿!

  哼!

  待朕让影密卫暗中查到你们的证据。

  就等着死吧!

  “赢潇,你为何这般说?”

  嬴政按下心中的念头,故意逼问赢潇。

  赢潇却耸了耸肩。

  不再多言。

  显然。

  他是不打算说出来的。

  没那个必要。

  要是自己说。

  那个,将来啊,嬴政你会暴毙沙丘,赵高,李斯,胡亥你们三狗日的仿造嬴政的圣旨,赐死了远在北方的扶苏和蒙恬。

  然后赵高这个老银币,找个机会嫩死了你李斯,自己把持朝政,而后又逼死了胡亥你个大傻逼,亡了我大秦。

  谁会信?

  没人信!

  甚至。

  嬴政这家伙,说不准还赏自己几十大板。

  再者。

  现在政哥不吃丹药了。

  自己再开个排毒养颜的方子。

  那他就能多活十几年!

  以后这些事,说不准就改变了!

  都不会发生!

  那说这些有啥意义?

  “哼!说不出来理由了吧!”

  “赢潇,你这蓄意滋事,故意将脏水泼我身上!”

  “你心机太重了!”

  胡亥冷声喝道。

  赵高青筋突起的双手,缓缓放松下来,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
  本以为这个三公子会放出什么大招呢~

  闹了半天。

  就是在儿戏。

  不过……

  亡秦者,是胡亥。

  这个说法,倒还真有可能!

  “父皇,请重罚赢潇!”

  胡亥见到嬴政没有动静,心中微怒,寻思老爹不会就这么放过赢潇了吧?

  扶苏等人不敢上前。

  此事。

  倒的确是赢潇太过莽撞。

  根本求不了情!

  这时。

  赵高走了出来。

  微微作揖,淡笑道。

  “陛下,三公子乃是无心之举,臣认为,重罚的话,倒有些过了。”

  “不如,让三公子前去洛川之地赈灾!”

  “他本就是治粟内史,适逢洛川天降大雨,颗粒无收。”

  “此去,足以戴罪立功!”

  这一建议。

  让蒙恬,章邯等人,不由得微微挑眉。

  这个赵高,何时对三公子如此之好?

  难不成。

  是想让他离开咸阳宫。

  可以趁机抢夺走九星轩辕剑?

  扶苏却是横眉倒竖。

  赵高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  看似给三弟戴罪立功的机会。

  实际上。

  这是挖了个坑给赢潇!

  洛川之地。

  大洪水肆虐,房屋冲毁,粮食发霉。

  灾民没有吃的,没有住的。

  什么时候洪水退去。

  什么时候才能重新耕种。

  大秦国库。

  粮食不多。

  根本不够救济灾民。

  等耕种收获。

  估计灾民都将饿死数十万了!

  到时候。

  赢潇只会被处罚!

  胡亥微微斜了眼赵高。

  似乎对赵高站出来替赢潇说话很是不满。

  赵高手指微不可查的按压了下。

  那意思是在说,不要多说,我自有打算。

  赢潇嘿嘿一笑,无所谓的一摊手:

  “府令大人的建议很不错。”

  “父皇,儿臣可以去洛川之地!”

  发洪水?

  赈灾?

  在你们眼里,这活可怕的很。

  上百万的灾民,肯定会流离失所,变成难民,根本无法回到正常生活!

  甚至会饿死数十万人!

  但在小爷我眼里……

  简单的很!

  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