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果蔬小说网 > 风起龙城 > 第六章 小苏,你夺笋啊(盟主更)
 
  
长清公司的垃圾厂外面,苏刘白孔四家的核心子弟,拎着大铁棍,大砍刀等凶器,乌泱泱地就冲进了院内。
厂内,长清公司的人马全都懵了,心说这各家领头人不都在楼上跟陆丰谈判呢嘛,这怎么突然就动刀了呢?
“你们干什么,造反啊?!”长清公司这边的一名头目,听到院内有动静,第一时间就领着人迎了出来。
“给你们钱不行,交地盘也不行,现在上门来谈,你们还要动刀扣人?他妈的,真当闸南区就你们长清公司说得算了?!”白家的带头子弟扯脖子吼道:“欺负人没有这么欺负的,给我干,把大哥救出来!”
“嘭!哗啦!”
四家人马刚与长清公司的人碰头,苏天御等人所在的三楼房间窗户,就突然被一把掷飞的椅子砸碎,玻璃碎片倾斜而下,椅子挂在了窗户框子上。
楼下的四家子弟抬头一看,心说这三楼房间内的斗殴也到了最激烈的阶段,再不冲上去,自己家的领头人很可能就被人打死在了屋内。
“干!”
“剁他们!”
“……!”
四家子弟没有再废话,抡着凶器就与满头雾水的长清公司马仔干了起来。
其实如果在正常的情况下,苏刘白孔四家的子弟,或许不会这么冲动的就动手,因为长清公司跟其他的脏帮小团体不一样,他们在纪元年前就是有组织的“群体”,在海外连老意党都轻易不敢跟他们嘚瑟。再加上四家这些苦哈哈的兄弟,从事社会底层行业的本质也是为了求财,犯不上动不动就跟谁玩命。
但这次冲突它不是在正常情况下啊!苏刘白孔四家最近真的是被欺负急眼了,家里领头的被抓了,地盘和公司也要被人家勒索,他们觉得自己的姿态已经够低了。可即使这样陆丰还要跟“谈判代表”动刀,恐吓,这谁能忍得了?
都是跑路面,吃江湖饭的,谁能被谁吓死啊?!
短短数十秒钟,双方几十号人就混战在了大院中。
……
三楼陆丰办公室内,此刻也是一片混乱,因为门口的长清公司人马,在听到屋内和屋外的动静后,也全都冲了进来。而他们一看陆丰满身是血地趴在茶几桌上,肯定二话不说就动手了。
这里最鸡贼的是苏天御。事是他挑的,手是他先动的,但此刻他站在窗口处见到楼下已经打起来了,竟第一时间就爬上了窗台,并且不停地冲苏天南喊:“走了走了,先出去,大哥!”
这里最倒霉的是白宏伯,这兄弟刚才见苏天御动手,就准备开溜了,所以整个人是最靠近门口的。但他没想到,自己还没等跑,长清公司的人就已经冲进来了。
白宏伯心里是不想跟长清公司闹到火拼的程度,也更不想动手,因为他一直以文化人自居。此刻一见到对方的人冲进来,立即后退两步喊道:“兄弟,你给我三秒,我给你解释一下……。”
“你解释尼玛!在这你还敢动手,我看你是活腻歪了!”对方一名壮汉顺手抄起门口的椅子就砸了过来。
白宏伯发型略显缭乱,压着不安的双手再次吼道:“不是我干的,兄弟。你听我说,警务署最近严打,咱们是钱上的矛盾,没必要犯罪……。”
“噗!”
白宏伯正在叨哔之时,只见门口冲进来一位愣头青,抬手一刀就砍在了他的胳膊上。
一秒后,文化人白宏伯甩着头发,双手抄起门口处的一根电动铁质拖布,歇斯底里地吼道:“扑掉尼玛,我跟你们泽帮小混混拼啦!”
前侧,苏天南,孔正辉,以及刘老二三人都拿着板凳,小的茶海桌子,不停地向门外猛砸,企图不让对方的人冲进来。
苏天御蹲在窗台上,急迫地吼道:“是不是傻啊?楼里全是他们的人,打个毛啊,先跑下去再说。这里能跳窗,楼下有雨搭。”
一嗓子下去,苏天南,刘老二,以及孔正辉三人都且战且退地冲到了窗口,极为果断地爬上了窗台,向楼下跳去。
沙发旁边,白宏伯被铁棍子敲得非常狼狈,破音地吼道:“还是江湖中人不?有种踏马的一个一个上!”
苏天御一看自己要不管他,这胖子肯定是要被憋屋里了,所以他顺手抄起窗台上的各种花盆,冲着对方人群就砸了过去。
花盆的重量不轻,真要被砸在脑袋上即使不休克,也得被开瓢。白宏伯趁着对方躲避的当口,非常狼狈地窜上窗台,连楼下是什么情况都没看,直接就跳下去了。
“撕拉!”
“咕咚!”
苏天御等人跳下去时,都被二楼的雨搭绸布给托住了,唯独白宏伯往下一跳,直接靠身体重量就给雨搭布冲碎了,整个人宛若炮弹一样摔在了地面上。
楼下门口处,白家的子弟一看大哥掉下来了,立即冲过来问道:“没事儿吧,哥?”
“别碰我,尾巴骨好像坐碎了。”白宏伯面色凝重地摆手制止对方扶他,模样凄惨的自己调整了一下姿势,才咬牙站了起来。
大院外,七八台运送垃圾的七米长货车冲了进来,“四大家族”上百名之前在周边路口等待的工人到场了。这些人原本是准备谈不拢时,一块进长清公司场内示威驻场的,但他们此刻一见院里已经打起来了,并且四家核心子弟还占了上风,那二话不说就参战了。
实事求是地讲,你让这些工人在逆境时帮你玩命,那肯定是不现实的,因为人家都有家有业的,真被打伤了,打残了,最后遭罪的肯定是自己。但如果要碰到可以痛打落水狗的机会,并且还有钱拿的话,那这帮兄弟肯定也不怕事。
一百多人冲进来,围着人数较少的长清公司人员就是一顿乱干,并且还有不少人冲进了对方主楼乱砸,拿了对方的东西,因为垃圾回收这个买卖都是现金流,主楼内起码有六七间办公室,都是要常备现金的……
“行了,别干了,走了!”刘老二生性怕事,他冲出来后就一直冲着工人呼喊,但此刻院内已经乱套了,楼内楼外全是人,他根本控制不住场面了。
……
三楼。
被苏天御砸了六七下烟灰缸的陆丰此刻已经从眩晕中醒过来了,他胡乱擦了一下脸颊上的血,咬牙切齿地吼道:“组织楼内有马力的兄弟,拿上东西,跟我下楼!”
“丰哥,你耳朵,耳朵要掉了。”一位壮汉喊着提醒了一句。
陆丰的右耳被苏天御一刀捅穿,但耳朵和脑袋的连接肉能有多大?而水果刀怎么也要两个手指并在一块的宽度啊,所以苏天御这一刀,几乎将陆丰的耳朵切下来一大半,此刻只剩下耳垂的部分还连在脑袋上。
陆丰听到提醒后,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右耳,感觉它已经要掉了之时,竟然直接伸手往下使劲一拽,活生生把耳朵摘了下来。
众人懵B,陆丰顺手将耳朵揣在衣服兜里,脸色阴沉,迈步走到办公室侧面的壁柜旁,伸手摘下了挂在刀架上的一米长大砍刀。
“走!”
陆丰喊了一声,带着聚集在门口的长清公司人马,一路向楼下冲去。
大约不到一分钟后,陆丰带着十几个人从主楼侧门杀了出来,扭头扫视着大院,一眼就盯上了正喊人撤退的苏天御。
陆丰见到苏天御后,一言不发,只目光阴狠地持刀冲了过去,而苏天御此刻所站的位置,正是捂着尾巴骨的白宏伯旁边。
白宏伯在这场斗殴里,可以说是非常惨了,不但挨了刀,还差点摔成了半身不遂,所以一看见陆丰,立即就喊了一声:“给我干他!”
身边的十几个人闻声拿着凶器就冲了过去,双方碰面后,瞬间殴打在了一块。但令白宏伯和苏天御没想到的是,陆丰之勇根本不可力敌。
陆丰打架的方式根本与常人不一样,他见刀砍来根本不会身体大幅度躲避,而是脚步不停,很冷静地向前迈步。
“唰!”
左侧一名白家子弟,拿刀冲着陆丰身体砍去,后者只迈了一步,身体一转就侧了过来,随即猛然抬起胳膊,既果断又很准的一刀就反砍了回去。
“噗嗤!”
白家子弟当场被砍得右脸颊崩裂,鲜血淋漓。
陆丰一脚踹在对方胸口,将其蹬飞在地后,低头再补两刀,砍的全是对方脸颊。
白家子弟惊惧,本能向后闪躲,陆丰脚步沉稳,举刀冲着距离自己最近一人,佯装还要再剁,而后者本能抬刀阻挡,并向后躲避。
“噗嗤!”
陆丰拿刀斜着向上一挑,对方手腕当场被划开,露出森森白骨。
双方碰面也就六七秒的功夫,陆丰连续干倒四人后,浑身一下打没挨地冲出人群,直奔苏天御所在的位置。
白宏伯见陆丰如此生猛,掉头就跑,但一抬头却发现,苏天御跑得比他还快,就在他前面晃悠。
陆丰一路追砍,又干倒白家两人,白宏伯直接吓得尾巴骨当场痊愈,不停地骂道:“小苏,小苏,你踏马往旁边跑啊,别在我前面,草泥马……!”
“大哥,组织人回家,先回去。”苏天御根本不理会白宏伯,连续冲着苏天南喊了几声,用最快的速度跑出了大院。
陆丰一路追撵,但却发现苏天御体力极好,就好似职业田径队的,一时间也很难追上。
苏天御根本不想跟陆丰这样的人玩命,更何况对方人还多。他连续跑了足足半条街后,回头一看陆丰竟然还在追他。
情急之下,苏天御转了个弯,一扭头见到路边停着一辆红色轿车,来不及多想,两步窜过去,拽开车门就坐上了汽车,抬头喊道:“开车,快开车!”
正驾驶上,一位大眼美女拿着冰激凌,目瞪口呆地扭头喝问道:“你干嘛啊?!”
“脏帮干群架,你赶紧开车,不然后面的人追上来,能把你乳腺都给挑了!”苏天御急迫地吼道。 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