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果蔬小说网 > 我被格式化后他后悔了 > 第86章 番外番外
 
值夏季, 黄昏的暖光一点点投下来,斑驳的云彩泼洒在天际, 伴随着清凉的夜风还有来往的行人欢快的笑声,让人心情愉悦。

就身旁硬要跟来的人让祁渊大好的心情打了个折扣。

祁渊咬着牙的看着和苏潼并肩而行的裴轻舟,总觉得他的笑脸碍眼极了,

“裴轻舟,不需要回去看看的家人吗?”

裴轻舟似乎很无所谓,轻轻一扫祁渊,“不急, 我急什么?”

他们现在所在的地点, 时间线被遥不还重启后的世界,虽然没有了祁渊体内源代码的保护, 但遥不还当初就死在这个世界,苏潼对这个世界的流速进行了改变。

这个世界如今遥不还去世的十后。

但这个世界没有了祁渊和苏潼, 裴家也没有了裴轻舟, 他们的继承人个英姿飒爽的女孩,叫裴行止,但有的地方依旧没变。

祁渊父母的墓碑, 和苏潼一起住过的房, 墅。

傍晚的晚霞似乎更浓艳, 也更暗了一点, 天『色』渐渐暗沉下去,苏潼也开口,“裴轻舟,不想回去看看的家人吗,回去吧,我和祁渊去转转。”

祁渊顿时像打了胜战一样, 异常不屑地斜睨某人,“听见了吗?赶紧的,打扰我和苏潼二人世界。”

裴轻舟脸一绿,被祁渊神态膈应到了,自从祁渊决定要留在苏潼身边后,也不知道想通了什么,还彻底放下脸皮了,让裴轻舟各种讨厌。

裴轻舟被气走了。

祁渊满意极了,“潼潼,我们也走。\"

苏潼不咸不淡地看了眼祁渊,对祁渊的话也没反驳,两人身形一晃,出现在曾居住过的墅内,这里的一切摆设没有变过。

当初墅买在这,为了离公司近,但这个世界没有祁渊的未来科技公司,也没有苏潼当初研的那些产品。

祁渊遥遥看着公司的位置,他如今已能够熟练运用体内源代码的能量了,能轻而易举的看见距离十里的公司位置,如今那里一家4s店,店里的老板在训话。

“看到了什么?”苏潼也顺便看过去,顿了一下移开视线,神『色』不变。

祁渊转头对着苏潼唉声叹气,“公司没有了,产品没有了,潼潼的科研部也没了。”

苏潼没说话,闭目假寐坐在沙上,撑着额头扫视空间内的情况。

祁渊偷偷瞄着苏潼,叹的更大声了,“哎,也不知道科研部的副部他们如今过的怎么样了,潼潼不然我们去看看他们吧。”

苏潼只能睁开眼,『揉』『揉』眉心,鎏金『色』的数据从眉心隐没,“什么时候?”

“明天吧。”祁渊想了想道,“还不裴轻舟,一定要跟着我们过来,他来干什么,多碍眼。”

说着挤着苏潼坐下,苏潼无奈,只觉得祁渊好像越来越大胆了,只能起身,“自己慢慢玩,我去处理一下公务。”说着就在祁渊目瞪口呆中离开客厅。

祁渊『摸』着身旁空『荡』『荡』的沙,无声脸『色』扭曲,气的捶墙。

“还有……”苏潼转过身,就看见祁渊跟演默剧一样,定定地看了祁渊秒,祁渊立刻摆出往常的真诚微笑,“还有,裴轻舟可能会过来。”

这次说完苏潼真离开了。

祁渊托着腮叹了口气,按理说苏潼和他接触那么久之后,他体内的源代码应该可以修复苏潼的情感模块啊,怎么一直没动静呢。

他这么努力了,苏潼怎么就没有一点变化呢!

不应该啊。

不过好像也不对,他曾偷偷看见苏潼笑过,难道错觉不成?

又或者苏潼其实情感变化的对象不他,——裴轻舟?

不能吧?

祁渊百思不得其解,在客厅陷入自我怀疑中,第n次的重检源代码,

书房内,苏潼想起祁渊刚刚的模样,气息不自觉放缓,眼中出现丝丝缕缕的笑意。

一夜的时间很快过去,苏潼和祁渊如今非凡人,不需要睡眠休息。

祁渊一大早就异常兴奋的敲着苏潼的门,半天后『露』出小半张脸,“潼潼,不说好了今天去看他们的嘛。”

祁渊摩拳擦掌,他早就查好资料了,两个人之间有共同话题,共同回忆,更有助于双方情感和谐,也更了解彼此。

裴轻舟算什么啊?

他才和苏潼时间最,最了解苏潼的那个人,他们还有那么多的共同历和回忆。

当然,坏的不算。

祁渊咳嗽了两声,心虚的想着。

两人第一个看的人当初的副部,副部如今已过十了,有了家庭和孩,苏潼和祁渊隐身看望的时候,巧副部疲倦的回到家,家中岁女儿一把搂住爸爸,笑的又软又甜,声音像糖丝一样,甜到心底,

软软的亲在爸爸的脸颊上,

“爸爸爸爸,今天幼稚园老师给乐乐了大红花,还夸乐乐了。”

副部一把搂住女儿,蹭着她的小脸,笑的开心极了,“我们乐乐最棒的!”

苏潼不自觉的笑了起来,唇角泄出带着温度的笑,一旁关注着苏潼的祁渊瞪大眼,心底瞬间炸开了花,笑的比乐乐还傻。

乐乐这个小家伙他也抱过,那时候乐乐鬼精鬼精的,还让他慢点,说以后等乐乐大了,就娶苏潼哥哥过门。

苏潼看着他们一家人吃饭聊天,陪乐乐玩耍,一直等到晚上,苏潼才出现在乐乐床前,伸出手『摸』了『摸』乐乐的软软的丝,低声道,

“会永远平安幸福。”

睡梦中的乐乐似乎梦到了什么,甜甜的笑了,一旁的祁渊看看乐乐,再看看苏潼,无比确信,他在苏潼眼中看见了温度。

他们出了副部家后,祁渊立刻拉住苏潼,“潼潼,为什么给她祝福?”

苏潼想了想,片刻后才道,“因为想给。”

祁渊笑的咧开了嘴,拉住苏潼的手放在自己的脑门上,“给我也来一个。”

苏潼莫名奇妙,“要祝福干什么?不老不死无病无灾了。”

“那不一样。”祁渊不乐意了。

“哪不一样?”苏潼想放下手,祁渊偷瞄着苏潼,紧紧抓着搁在脑门上,不让苏潼放开,“就不一样啊,祝福的和我本身拥有的,两种概念。”

“也给我祝福一句,就一句就行。”祁渊试探着苏潼的底线。

苏潼看祁渊眼巴巴的样,敷衍着开口,“以后也会无病无灾,平安幸福。”

“行了吧。”苏潼放下手,祁渊捂着自己脑门,不知道在想什么,一会『摸』『摸』脑门,一会沉思,一会看苏潼,等看到苏潼走远了才赶紧快步跟上苏潼。

脚步轻快了很多,像恍然大悟一样,笑容灿烂了个度。

两人的背影一前一后离开了这里,隐约还能听到空中回『荡』的声音,“潼潼等等我,我跟不上了!”

……

时间一天天的过去,苏潼和祁渊两人在这里也过了一段时间,

他们看过了科研部的所有人,还有曾未来科技公司的人,有的过得好,有的过的不好,忙忙碌碌略有幸福和满足,有在绝望的,苏潼和祁渊会暗中帮一次,让他们度过去,重新开始。

祁渊死磨硬拽的拉着苏潼去了父母的墓前,絮絮叨叨说了很多,风很大,吹的祁渊眼里进了沙。

回来的路上,祁渊开口,“潼潼,还记不记得有一次裴轻舟家里失火,我去救们,结果把自己送进医院的。”

“记得。”苏潼声音清清淡淡的。

“其实那时候,在医院的病床上,我的灵魂好像回到了过去。”

祁渊牵着苏潼的手,被苏潼甩开,祁渊也不在意,一边诉说着,一边再去够着苏潼的手指,屡败屡败,坚持不懈,声音传到空气中被风声吹散。

“还不止那一次,出之后我还做梦,梦到我成了一只鸟,想亲近结果被一箭『射』下来,疼死我了。”

祁渊说着以前的种种,苏潼突然停下脚步,

“怎么了?”祁渊奇怪,苏潼奇异地看了眼祁渊,“刚刚说的,仔细说一遍。”

祁渊注意着苏潼的神情,又更加细致的说了一次,把自己在梦中变成了所有东西,又怎样被苏潼杀死的情况,全部无巨细的道来。

说到自己最后一次被遥不还掏心而亡的时候,祁渊加了无数形容词,务必把遥不还打造成一个丝毫不值得怀念的小人伪君。

誓要抹黑遥不还在苏潼心里的最后印象。

苏潼有些恍然,又有些似乎在情理之中的解『惑』,趁着苏潼心神不定时,祁渊立即牵住苏潼的手,苏潼没反应过来,一时间竟忘了挣脱开。

祁渊一看有戏,立刻加重描述,重点描述自己死亡时的痛苦和恐惧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苏潼停下脚步,皱着眉复杂的看着祁渊。

祁渊茫然,“什么?”

“我不知道那。”苏潼低声说着,他完全没想到,那些动植物的灵魂里,居然会装着一个活生生的人,而且同一个灵魂,无数次的重复着被他杀死的过程。

祁渊挠着头,灵机一动,“过去了,不过要觉得愧疚,可以补偿我。”

苏潼没说话,眼中的疑问不言而喻,祁渊咳嗽了两声,“第一个世界,还说我丑,我刚学了变身术,这次变得鸟绝对不丑,以后带着我去工作。”

说着怕苏潼不信,祁渊摇身一变成了一只通体雪白的珍珠鸟,亲昵的落在苏潼肩上,蹭着苏潼的脸。

和小世界的那只珍珠鸟一模一样。

苏潼指间微动,『摸』了『摸』鸟头,看着小鸟惬意的半闭着眼,含笑,

“好。”

小鸟立即兴奋的唧唧叫半天,雄赳赳气昂昂的挺起胸脯。

……

后,

主神空间内,所有人现主神身边多了一只宠物珍珠鸟,这鸟简直聪明的不像话。

裴轻舟次看见过这鸟,好像自从苏潼从小世界回来后,就多了个养鸟的爱好。

他尝试着『摸』了『摸』鸟,想逗弄一下,被鸟不屑的啄了一口,

裴轻舟笑了,“这鸟还挺有个。”

了,居然还这么不待见他。

祁渊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,他为什么要二十四小时呆在苏潼身边,为的就妨们这些心思不定的小妖精。

“刚好我下个任务需要一只鸟,要不借我天,我准给安全带回来。”裴轻舟对这只聪明的鸟眼馋的很。

祁渊干脆给了裴轻舟一个背影,想的还挺美。

苏潼看着珍珠鸟大摇大摆的落在自己桌上,『摸』着他的羽『毛』,呼噜的祁渊倒在桌上,『露』出肚皮,“不行。”

“?”

裴轻舟不解。

苏潼想了一下,语调悠,“大概因为……他我的鸟。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