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果蔬小说网 > 谍影1938 > 第230章:打赌准赢
 
  大岛奔三听到了“陈正树”三个字,一下子就停住了脚步。

  “陈正树?天津的那个。”大岛奔三有些不相信地问道。

  陈阳冲着大岛奔三肯定地点了点头,嘴角微微撇起,看样子很是得意。

  “消息可不可靠!”大岛奔三又追问了一句。

  “不知道,这些都是俞晋和在搞。要不是今天恰巧有事去隆福寺大街,估计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呢。”陈阳说着话就把情况简单的介绍给了大岛奔三。

  陈阳当然是该说的说,不该说的不说,能不说的就不说,必须说的尽量少说。

  陈阳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让大岛奔三知道这件事,但是很多具体的细节,陈阳给掐头去尾,只讲了个大概。

  即便是如此,也把大岛奔三高兴坏了,用力地拍着陈阳的肩膀,挑起了大拇指。

  “不知道现在这个案子青木荒服和宪兵队参与没有。我们得快审,尽量抓获那个姓苗的或者是姓姚的那个人,那样,我们就有主动权了!”陈阳说道。

  大岛奔三重重地点点头,说道:“不错,那个人是重点,只有从他身上,才能摸到陈正树!”

  “对!”陈阳应了一声之后,转而面有难色地说道:“不过这里面有个难题。”

  大岛奔三一愣,问道:“什么难题?”

  “俞晋和估计会想办法找我们要人,到时候怎么办?”陈阳有些顾虑的说道。

  “俞晋和怎么会知道?”大岛奔三疑惑地问道。

  “他既然能盯上那个什么姓苗的,自然有他的渠道。隆福寺大街一摸排,不难发现这个小子。”陈阳略一停顿,说道:“要查出他是谁抓走的,估计不是什么难事!”

  “所以,快的话今天晚上。慢的话明天早上,俞晋和就会找到这里!”陈阳不等大岛奔三接话,快速地说道。

  “这个没问题!他说要人就要人,他以为他是谁!”大岛奔三冷冷地说道。

  “不一定,这个俞晋和办法多的是。”陈阳摇头说道。

  “噢,难道他还有什么别的主意?”大岛奔三听了一愣说道。

  “不好说,我实在猜不出来他会用什么名义要人,这家伙鬼得很!”陈阳还是摇头说道。

  “这个你不用担心,他有千条计,我有老主意。总之一句话,说到天边不放人!”大岛奔三说道。

  “走着看吧!咱们得尽快审出那个和陈正树接头的人,只有他才能找出陈正树!”陈阳说道。

  特别侦缉队的审讯室不大,但是刑具特别的多。正中间大火炉子里面烈焰升腾,几把烙铁已经烧的通红。

  挨着墙放的是各种型号的皮鞭,还有大小不等的铁刷子。

  陆阿荣被带进刑讯室的时候,就把他眼睛上的布给解开了。他先眯了一会儿眼睛,这才适应光线,慢慢睁开。

  陆阿荣看到眼前的场景,被吓坏了。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缩去。

  齐玉林用力拖拽着他,让他向前走。陆阿荣用力向后躬着身子,不向前去。

  陆阿荣一边退着身子,一边嘴里连声说道:“长官,长官肯定是误会了,你们听我说啊。我是俞科长的人。”

  孟东海不说话,走到了墙边的架子前,伸手抄起了一根鞭子,走向陆阿荣。

  “走不走!别废话!要不然就在这里抽你,信不!”孟东海手里的鞭子指着陆阿荣说道。

  陆阿荣略一迟疑,孟东海的鞭子“啪!”的一声脆响,抽在了他的背上。陆阿荣疼得啊的一声惨叫。

  “快着点!自己走过去坐那!”孟东海喝道,随后鞭子又高高举起。

  陆阿荣也顾不得疼了,连忙连跑带颠地自己过去坐在了刑讯椅子上。

  孟东海冲着齐玉林说道:“把他捆结实一点,免得一会儿挣扎开了。你是不知道那些人被上了烙铁之后的那种劲,大着呢!”

  齐玉林答应了一声,上前把陆阿荣牢牢地捆在了椅子上。

  陆阿荣听了“烙铁”两个字,吓得浑身哆嗦,不一会儿裤裆就湿了,刑讯室里面充满了尿的骚气。

  “他娘的,就你这胆子还干这一行!没有审你呢,就尿了!”孟东海鄙夷地说道。

  “我什么也不是,就是负责盯人的!”陆阿荣大声的嚎哭着喊道。

  “啪!”孟东海又是一鞭子抽在了陆阿荣身上,陆阿荣又是一声哀嚎。

  孟东海骂道:“问你再说,不问不许说话,找抽呢你!”

  “咣当”一声,审讯室大门被大力推开,陈阳迈着大步就走了进来。身后跟着一个小特务押着麻三。

  麻三满脸血污也没有洗,看上去有一些恐怖。

  稍等了一会儿,又一个小特务手里抱了一个大盒子跟着进来。

  “招了没有?”陈阳人还没有站稳就说道。

  “还没呢。”孟东海说道。

  “没用刑正好。”陈阳满面笑容地说道。

  陆阿荣听了陈阳不让用刑的话,不由得喜出望外,他瞪着眼睛四处张望,嘴里喃喃地说道:“是不是俞科长来救我了?俞科长,俞科长!”

  陈阳冷冷一笑,慢慢地说道:“想什么美事,现在不给你上刑,那是因为大岛太君发明了一个新玩意,叫什么小针刀,专找穴位,据说没有人能挺过三分钟,特别的灵。”

  陈阳说到这里,转头对着特务们说道:“待会儿弟兄们都可以下注!一分钟一赔一,两分钟一赔五,三分钟一赔十!超过三分钟一赔五十!老子亲自当庄!”

  特务们知道这是陈阳使的攻心战,目的就是为了吓唬陆阿荣。大家哄然答应。

  “我买一百大洋三分钟以上!”孟东海大声叫道。

  “我勒个去,你这么相信他?”陈阳瞪眼说道。

  “我有法子。待会儿审他的时候,我在他喉咙里塞个麻团。让他就是想招都说不出话来。这个法子稳赢!”孟东海笑着说道。

  “你当人家都是傻子!嘴里塞麻团谁看不出来。”陈阳撇嘴说道。

  “头,这你就不知道了吧。这种赌我们经常打。把麻团给他塞深一点,谁也看不出来。行刑的还以为是碰到好汉了呢。”孟东海一说完,就是一阵哈哈大笑。

  陆阿荣人都快吓傻了,眼睛痴痴地看着门口,嘴唇哆嗦的说不出话来,只是机械地重复着“俞科长救我,俞科长救我。”

  陈阳一把拉过麻三,指着陆阿荣问道:“麻三,看清楚,是不是他。”

  “是,就是他。”麻三看了一眼,低头说道。

  “看清楚了没有,咱们可不能冤枉好人。”陈阳不高兴地说道。

  孟东海抬脚就踢了麻三屁股一脚,骂道:“凑近点!看清楚再说。”

  麻三连声答应,慢慢地把脸凑近了陆阿荣。

  麻三满脸地血污,凑近了看陆阿荣。满身的血腥气宛如恶鬼,吓得陆阿荣闭上了眼睛,一个劲地嘟囔:“救我,俞科长救我。”

  陈阳一脚蹬上了椅子,冲着陆阿荣冷冷地一笑,说道:“现在谁也救不了你,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!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